东频灵异网-具有影响力的灵异网站_记录真实奇闻异事
当前位置:东频灵异网 > 探索发现 > 北京故宫的传说(关于北京故宫的传说)

北京故宫的传说(关于北京故宫的传说)

东频灵异网 探索发现

传说,故宫里藏着一幅阴森诡异的画。

这幅画里,有一个恐怖故事……

一个夏天的傍晚,五里村的妇人孩子在村口闲话乘凉。


故宫最可怕的传说,可能是这个——意外


本来静静待着的瑞郎儿突然往面前的空地爬去,一边爬还一边抓着什么东西。


故宫最可怕的传说,可能是这个——意外


孩子的娘正疑惑孩子在抓什么,一抬头,只见面前赫然坐着一个手提木偶线的大骷髅。


故宫最可怕的传说,可能是这个——意外


而瑞郎儿想要抓的,正是线那端,把森森白爪伸向他天灵盖的鬼骷髅……


故宫最可怕的传说,可能是这个——意外


好,开灯回魂。今天的意外故事会就到这里,下面进入正题。

刚才讲的这个故事,来自中国古画中十分奇特的一幅——《骷髅幻戏图》。


故宫最可怕的传说,可能是这个——意外


这幅画的作者,是南宋的李嵩。他年少时家里穷,只得当木工糊口。后来走了运,被画家李从训收为养子,成了画院中一枚小小公务员。

大概因为出身穷苦家庭,李嵩画起描绘市井生活的风俗画来特别得心应手。比如走街串巷的货郎图,他就画了好几幅。


故宫最可怕的传说,可能是这个——意外


而这幅《骷髅幻戏图》,乍一看其实很像悬丝傀儡表演的风俗画。悬丝傀儡就是木偶戏,在街头市井之间极为流行,尤其受孩子们的喜欢。


故宫最可怕的传说,可能是这个——意外


刘松年《傀儡婴戏图》

而《骷髅幻戏图》的画面上,以中轴线为分界,左边是表演傀儡戏的大骷髅和哺乳妇人,右边是小妇人和看戏的孩童。

画面整个的重心,都在那个悬丝傀儡戏的表演者身上。忽略他是骷髅的话,这其实就是一幅民间艺人风俗画。


故宫最可怕的传说,可能是这个——意外


但最重要的大骷髅却成为了打破画面和谐的最大冲突。为何作者要单单把中心人物画成一幅骷髅呢?

咱们可以先来看看元代知名画家黄公望为这幅画作的题词:

“没半点皮和肉,有一担苦和愁。傀儡儿还将丝线抽,弄一个小样儿把冤家逗。识破个羞哪不羞?呆兀自五里已单堠。”


故宫最可怕的传说,可能是这个——意外


左边为黄公望题词《醉中天》

这里面说的五里单堠其实就是画中大骷髅和哺乳妇人身后的城墙。里堠是宋代常见的道路标记,通常都在郊外。

所以黄公望看李嵩这幅画,仿佛看到了民间艺人拖家带口,风餐露宿,吃不上饭,惨到饿成白骨的生活。他操纵着手中傀儡的时候,其实也是被生活所操纵着。


故宫最可怕的传说,可能是这个——意外


但是且慢。


故宫最可怕的传说,可能是这个——意外


我们再仔细看一下画面,对比墨色比较浓且线条又粗又直的城墙,人物的衣物墨色浅淡,线条也非常轻柔。

尤其是大骷髅的衣服,好像纱一般透明,可以想象是很珍贵的轻薄布料,绝对不是穷苦人民的粗布衣裳。


故宫最可怕的传说,可能是这个——意外


骷髅和李嵩笔下的货郎衣着对比

而两位妇人不光穿衣讲究,打扮也很潮。尤其哺乳妇人,插珠花带耳环,活脱脱一位贵妇打扮。


故宫最可怕的传说,可能是这个——意外


哺乳妇人和李嵩笔下的市井妇人衣着对比

所以可以这么推测一下,这几人的生活应该并不穷困。

甚至还有人大胆猜测,这是一个富贵人家出游,地上的担子其实出游的行李。父亲逗大儿子,长姐护着弟弟,母亲则抱着最小的孩子。

多么温馨的场景。如果父亲不是一具骷髅的话。


故宫最可怕的传说,可能是这个——意外


其实这已经不是作者李嵩第一次把荣华富贵和骷髅放在一起了。据传,他还有一幅画《钱眼中坐骷髅》。

《孙氏书画钞》里有一则关于这幅画的题词:“……钱眼中坐,堪笑堪悲。笑则笑万般将不去,悲则悲惟有业相随……”

“将不去,业相随”,从这副题词中我们可以感觉到,在李嵩的画里,骷髅这个形象有种非常强烈的幻灭感。

其实从全真教创始人王重阳开始,骷髅就已经和“生死”“幻灭”相关联了。

王重阳曾经画过骷髅图,写过骷髅词送给弟子马丹阳,用骷髅传递“悟死”的观念。


故宫最可怕的传说,可能是这个——意外


山西道教永乐宫重阳殿壁画

而在佛家的修持法中,更有一种方法直接就叫“白骨观”。这个修行方法有点可怕,就是在脑海中冥想骷髅,一直看一直看,直到你能领悟到,人死之后,只留空空白白一副骨架,从而放下贪欲执念。而面对人生无常,就要在修行中看到你面对它的恐惧,看到恐惧,并最终战胜恐惧,才是应对无常的办法。

人类好像对骷髅向来就有莫名的情结。从原始壁画开始,我们就喜欢在画中表现白骨。

例如宁夏的中卫岩画和贺兰山岩画,虽然是简单质朴的线条,我们仍可以从中看出人体骨架的感觉。


故宫最可怕的传说,可能是这个——意外


而直到现在还有一些少数民族地区在举行关于“骷髅”的祭祀。


故宫最可怕的传说,可能是这个——意外


尸陀林主是搂在一起的骷髅。西藏“羌姆”仪式中,真人会模仿“尸陀林主”舞蹈。

回过头去《骷髅幻戏图》,在它成画的两宋时期,天下纷争不断。贫富悬殊、天灾、战乱像毒药一般腐蚀着人们。今日生、明日死,更是既荒谬又平常的事情。

而这幅画的画面左右对称,这边生,那边死,生死存在于同一个空间里,就像钱币的两面,吸引着千百年来人们不断猜测作者的用意。

有的人看到了鬼故事,有的人看到了阴谋,有的人看到了生死。


故宫最可怕的传说,可能是这个——意外


一大一小,一边生,一边死

今天,《骷髅幻戏图》放在故宫博物院,如果有机会,你可以去看看它。

很难得,在近一千年前,中国画家已经能画出如此深的人生感悟。一切世间喜乐、成败荣辱经历过,终究还是要归于一具白骨,接受死亡。

毕竟在最终的死亡面前,当时以为最了不起的成就,或者最惨痛的失败,都算得了什么呢。

本文转自微信公众号琴棋书画APP,如有争议请联系删除!


本文链接: http://www.dongpinsupei.com/tsfx/927111.html
标签: 献组词   扑蝴蝶   后汉书   新组词   孙承宗  
上一篇:不要和陌生人说话游戏(不要和陌生人说话游戏下
下一篇:没有了
猜你喜欢
评论留言